专利侵权-二审-法国A公司与义乌某厂专利侵


浙 江 省 高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8)浙民三终字第11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义乌某厂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XX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XXX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法国某公司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XXX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张一军

     上诉人因专利侵权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金中民三初字第11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8年3月4日受理本案后,于同年4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XX、XXX,被上诉人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XXX、XXX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03年10月14日,被上诉人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餐具用贴纸(四)”的外观设计专利,专利号为ZL200330100079.8,授权公告日为2004年6月16日。专利图形主视图显示:从下至上是由深到浅逐渐过渡的青绿色底色,有两组图案组成,每一组图案均包括二个青绿色的苹果,二片深绿色的叶子及一大一小的二朵花,大花的花蕊为淡黄色,白色花瓣,小花为粉红色和白色。该专利请求保护色彩。2006年12月27日,上述专利权人变更为XX国际。

      被上诉人指控上诉人侵犯其专利权,并于2007年7月6日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一、上诉人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专利权产品的行为;二、上诉人赔偿损失人民币20000元;三、本案诉讼费由上诉人承担。同年7月9日,原审法院依据被上诉人证据保全的申请,到上诉人提取到四个水壶、三个玻璃杯及玻璃贴纸七张。其中一个玻璃杯及一个水壶上的贴纸图形及排列形状与被上诉人的涉案专利图形相同,一张贴纸上的图形与涉案专利图形也相同,但颜色均不完全相同。庭审中,将原审法院证据保全的贴纸及上诉人玻璃杯及水壶上的贴花,与涉案专利图形进行比对。相同点:二者的形状、图案相同,底色及苹果颜色均包含绿色,叶子包含青色,大的花均包含白色及黄色,小的花包含白色及红色。不同点:被控侵权产品上显示底色及苹果以黄绿色为主,专利图形显示的是青绿色为主;被控侵权产品上的叶子比专利图形上的更深、更亮;被控侵权产品上的大花的花蕊属于深黄色,而专利图形中显示的是淡黄色;被控侵权产品小花花蕊上的红色属于深红,而专利图形上显示的是粉红。
 
  原审法院认为, 被上诉人享有名称为“餐具用贴纸(四)”、专利号为ZL200330100079.8外观设计专利,其权利应依法得到保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五十六条规定, 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为准。本案在审理中,依据被上诉人的申请,从上诉人保全到了被控侵权产品贴纸及印有上述贴纸的玻璃杯、水壶,经比对,贴纸上的图案、形状与被上诉人专利图形相同,色彩虽然有区别,但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并不会对普通消费者产生显著影响,普通消费者在购买时易产生混淆,应当认定本案被控侵权产品落入专利图形的保护范围。上诉人抗辩认为其产品是玻璃杯、水壶与被上诉人专利产品属于不同类产品,不构成侵权,因原审法院从上诉人直接保全了被控侵权产品贴纸,同时,上诉人也认可其玻璃杯、水壶上的图案是由贴纸加工上去的,故可以认定上诉人生产、销售了被控侵权产品贴纸,构成侵权。上诉人认为被控侵权产品贴纸有合法来源,但仅凭上诉人提供的送货单并不能得出本案被控侵权贴纸来源于安徽省某彩印有限公司的结论,对上诉人的这一辩解不予采信。对赔偿数额,被上诉人未举证证明其因上诉人侵权所造成的损失或上诉人因上述侵权行为所获的利润,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专利的类别、侵权的性质等因素,酌定判决赔偿的数额为人民币15000元。

      综上,被上诉人的诉请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五十六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于2007年12月18日判决:一、上诉人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落入ZL200330100079.8号专利保护范围侵权产品的行为;二、由上诉人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被上诉人经济损失人民币15000元;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0元,保全费人民币220元,合计人民币520元,由上诉人负担人民币455元,被上诉人负担人民币65元。 

  宣判后,上诉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生产销售的玻璃器皿与被上诉人的专利产品“餐具用贴纸(四)”,无论是参照外观设计分类表还是考虑商品销售的客观实际情况,都不属于同类产品。二、原审法院适用和理解法律错误,上诉人的玻璃器皿对被上诉人专利号ZL200330100079.8的“餐具用贴纸(四)”不构成侵权。三、上诉人从未生产、销售被上诉人专利号ZL200330100079.8的“餐具用贴纸(四)”的贴纸产品。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答辩称:“餐具用贴纸(四)”与上诉人生产销售的玻璃器皿属于同类产品,上诉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涉案贴纸是由他人生产的。上诉人的上诉应予驳回。 

  在二审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新的证据向法庭提供。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判认定事实一致。根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被上诉人答辩意见,双方当事人争议的主要焦点是:本案上诉人是否生产、销售过被控侵权的贴纸,上诉人生产、销售的玻璃器皿与被上诉人的专利产品是否属于同类产品,上诉人是否构成侵权。对于上述本案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本案中由于原审法院已经从上诉人保全到了被控侵权的贴纸,上诉人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进货单并无其他证据佐证,无法证明被控侵权的贴纸来源于案外人安徽省某彩印有限公司。至于上诉人生产、销售的玻璃器皿与被上诉人的专利产品“餐具用贴纸(四)”上的图案、色彩设计都具有对产品的标识作用,从上述产品销售的实际情况看,两者当属类似产品。原审法院从上诉人保全到的被控侵权产品贴纸及印有上述贴纸的玻璃杯、水壶上的图案设计与被上诉人的外观设计专利“餐具用贴纸(四)”相似,上诉人在本案中构成专利侵权。
 
  综上,本院认为,被上诉人作为ZL200330100079.8 号“餐具用贴纸(四)”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人,其专利权依法应予保护。上诉人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生产、销售的类似商品上使用与被上诉人系争外观设计专利相近似的标贴,故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侵权责任。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和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酌定的上诉人应承担的赔偿金额15000元基本合理,被上诉人提出的其他诉讼请求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驳回被上诉人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 平  
代理审判员 周卓华 
代理审判员 王亦非


二00八年四月十五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 记 员 王莉莉